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老年公寓新闻

龙山的故事(二)

    去年八月,虽然已立秋,但天气还很热。窗外凉棚下,时常传来老矿长、一个抗战老兵张学习庄重响亮的声音,这声音几乎每天同一时间在同一个地方响起。我把头伸出窗外一看,果然在凉棚下的老张旁边坐着老吕,多年的技术工人退休前做过仓库保管员,他因为视网膜病变,报纸拿在他手上已经是茫然一片。他当工人多年,退休后每天早晨、晚上都要听新闻,这已经成为他生活内容的必需。老张理解他关心国家大事的一颗心,知道他既不能看报纸,看手机字太小更是办不到,便每天按时给他读报纸和手机上的新闻,两人还边读边议论,说到高兴处,一阵哈哈大笑飘上楼来。

    我刚见到老张时,其他休养员给我介绍说:这位老同志名叫张学习,我心头一愣,心想这个名字还挺特别。当我看到老张夫妇每天上午总是坚持学习时,就更觉得这个名字非常不一般,他们真是活到老学到老。在一起时间长了,我忍不住问他们,朱先凤说:老张原名叫张兴隆,参军后当警卫员时,首长发现这个小警卫员非常抓紧时间学习,而且不明白就问,学得很认真,便征得他的同意,为他改名为张学习。

    老张1945年参军,那时日本鬼子还没有投降。他给地主抗活,因为年龄小是个半拉子,当时和乡亲们在一起,他最大的梦想是参军打鬼子。一天正耪地,他谎称肚子疼,骗过了工头,直接跑到招兵站报名参军。当时不满17岁,人家不要,他又跑到另一个招兵站,自己又虚报了一岁才当上了兵。他被分在骑兵团给政委当警卫员,一次战斗中,政委的坐骑腿部中枪,小张果断的将自己的马给了政委,没有了座骑,他迅速找了一个涵洞作隐蔽。敌人撤退后他逃了出来,第二天队伍集合时,小张出现了,政委还以为他已经牺牲了呢!

    有一天夜里,老张的老伴先凤不小心从床上滚到了地上,第二天感到头有些昏,中心马上护送她到医院,经过诊治,没有大碍。回来的时候,院长赵杰正在亲自一勺一勺的给先凤喂饭,休养员们都过来探望,挤满了一屋子。老张告诉大家各种疑虑都已被排除,屋子里充满了一片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后来,老张夫妇因为疗病离开了这里。没想到,今年7月,中心又迎来了一位有着荣誉勋章、97岁的东北抗联老战士钟老,他耳不聋眼不花,腰板直直的,来中心后,他关心别人,很快就和其他休养员打成一片。每天晨起后,他总是顶着阳光在园子里散步,他说这是一举两得,既活动了身体又晒了太阳。有些人怀着敬仰的心情,等着他讲抗战故事呢!
???(未完待续)

 
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来自龙山老年公寓